<rt id="kuswo"><div id="kuswo"></div></rt>
<rt id="kuswo"><center id="kuswo"></center></rt>
<sup id="kuswo"></sup>
當前位置:首頁 > 公開

關于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第0113號(農業水利類025號)提案答復的摘要

一、關于完善農村婦女土地權益制度體系

我國農村土地實行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農戶家庭承包,戶內成員共同擁有土地承包權。《農村土地承包法》明確規定,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土地承包權利。2015年農業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認真做好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工作的意見》明確要求“承包經營權證書載明的戶主或共有人,要體現男女平等的原則,切實保護婦女土地承包權益。”在農業部印發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登記簿證樣式》中,重申要保持現有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切實維護婦女土地承包權益。2017年《農業部關于加快推進農村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工作的通知》要求真正做到登記簿和證書上有其名。

二、關于建立承包地退出機制

承包土地是農民的重要財產,土地承包經營權的退出涉及廣大農民群眾的切身利益。2015年,國辦《關于加快轉變農業發展方式的意見》提出,在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和充分尊重農民意愿的基礎上,在農村改革試驗區穩妥開展農戶承包地有償退出試點,引導有穩定非農就業收入、長期在城鎮居住生活的農戶自愿退出土地承包經營權。同年,中辦國辦《深化農村改革綜合性實施方案》提出,在有條件的地方開展農民土地承包經營權有償退出試點;切實維護進城落戶農民的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2016年中央1號文件進一步強調,“維護進城落戶農民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支持引導其依法自愿有償轉讓上述權益”。

三、關于規范集體經濟成員身份的確認制度,減少農村基層自治組織的自由裁量空間

關于規范集體經濟成員身份的確認制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與財產權利緊密相關,涉及廣大農民根本利益。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保障農民財產權益”。201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確認做出專門部署,明確各地要按照尊重歷史、兼顧現實、程序規范、群眾認可的原則,統籌考慮戶籍關系、農村土地承包關系、對集體積累的貢獻等因素,探索由群眾在民主協商的基礎上,明確確認成員的具體程序、標準和管理辦法。

關于減少農村基層自治組織的自由裁量空間民政部在推動深化村民自治實踐中,廣泛探索維護農村婦女合法權益的有效途徑。一是加強村委會換屆工作指導,培養婦女骨干力量。二是推動婦女廣泛參與社區協商,維護自身權益。三是引導婦女廣泛參與村規民約的制定或修訂。

四、關于進一步完善土地的使用方式,給離地婦女享有土地權益創造條件

關于在土地流轉中保護婦女權益中央高度重視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流轉和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法律。2014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引導農村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意見》明確提出,既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強典型示范引導,鼓勵創新農業經營體制機制,又要因地制宜、循序漸進。按照中央要求,農業部著力推動政策的貫徹落實,指導地方完善配套制度。2015年農業部會同中央農辦等部門出臺了《關于加強對工商資本租賃農地監管和風險防范的意見》,明確要求建立工商資本租賃農戶承包地上限控制、分級備案、審查審核、風險保障金和事中事后監管等“五項制度”。2016年農業部印發了《農村土地經營權流轉交易市場運行規范(試行)》,進一步明確了在流轉交易市場進行交易的相關規程。通過這些工作,有效遏制了一些地方盲目追求流轉速度的行為,促進了土地流轉的平穩有序發展。

    關于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賦予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擔保權能,使農民擁有的承包地權能更加完整和充分,有利于擴展農地的生產經營功能,有利于促進農業農村發展,是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的重要渠道。2015年國務院印發《關于開展農村承包土地的經營權和農民住房財產權抵押貸款試點的指導意見》,第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在北京市大興區等232個試點縣(市、區)開展農村承包土地的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等5部門印發《農村承包土地的經營權抵押貸款試點暫行辦法》,就土地經營權抵押程序、價值評估、抵押物處置等做出了具體規定。從目前各地開展試點情況看,主要是將土地經營權或農業生產設施等進行抵押融資。

附件: